列宁在伯尔尼国际群众大会上的演说的主要内容

  同志们!欧战逞狂肆虐已经一年零六个多月了,战争每拖长一月,每拖长一天,工人群众就更加清楚地知道齐美尔瓦尔得宣言说的是真理:“保卫祖国”之类的词句不过是资本家骗人的话。现在人们一天比一天看得更清楚,这是资本家、大强盗的战争,他们所争的不过是谁能分到更多的赃物,掠夺更多的国家,蹂躏和奴役更多的民族。

  这些话听起来似乎不足信,特别是对于瑞士的同志们,然而这些话都是确实的,就在我们俄国,不但血腥的沙皇政府,不但资本家,而且有一部分所谓的或过去的社会主义者,也说俄国进行的是“自卫战争”,也说俄国反对的不过是德国的侵略。其实全世界都知道,沙皇政府压迫俄国境内其他民族的1亿多人民,已经有好几十年,俄围对中国,波斯、阿尔明尼亚和加里西亚实行掠夺政策,也已经有好几十年了。无论是俄国、德国其他任何一个强国,都没有权利谈什么“自卫战争”;一切强国所进行的都是帝国主义的、资本主义的战争,都是强盗性的战争和压迫弱小民族及其他民族的战争,都是保证资本家利润的战争,使资本能够以群众遭受的骇人听闻的痛苦和无产阶级流出的鲜血换得亿亿万万纯金的收入。

  4年以前,在1912年11月,当战争日益逼近这一形势已经很明显的时候,全世界社会主义者的代表在巴塞尔召开的国际社会党人代表大会。那时对于将来的战争是列强之间的、大强盗之间的战争,战争的罪过应当由各强国的政府和资本家阶级承当,已经是无可怀疑的了。全世界的社会主义政党一致通过的巴塞尔宣言,公开说出了这个真理。巴塞尔宣言没有一句话提到“自卫战争”提到“保卫祖国”。它无一例外地抨击各强国的政府资产阶级。它公开说,战争是滔天的罪行,工人认为相互射击就是犯罪,战争的惨祸和工人对这种惨祸的愤怒,必然会引起无产阶级革命。

  后来战争真正爆发了,大家都看到,巴塞尔宣言对这次战争性质的估计是正确的。但是,社会主义组织和工作组织不是一致地拥护巴塞尔决议,而是发生了分裂。现在我们都看到,世界各国的社会主义组织和工作组织是怎样分成两大阵营的。一小部分人,就是那些领袖,干事、官僚,背叛了社会主义,站到各国政府那一边去了。另一部分人,包括自觉的工人群众,继续聚集力量,为反对战争、实现无产阶级革命而奋斗。

  在我们俄国,战争一开始,杜马中的工人代表就进行了反对战争和沙皇君主制的坚决的革命斗争。彼得罗夫斯基、巴达也夫、穆拉诺夫、沙果夫、萨莫依洛夫这五名工人代表广泛发出了反对战争的革命号召,努力进行了革命鼓动。沙皇政府下令逮捕了这五名代表,法庭判处他们终身流放西伯利亚。这些俄国工人阶级的领袖已经在西伯利亚受了好几个月的折磨,但是他们的事业并没有被摧毁,全俄自觉的工人正循着同样的方向继续干着他们的工作。

  同志们!你们在这里听到了各国代表的关于工人如何进行反战革命斗争的演说。我只想给你们举一个最富强的国家,即美国的例子。这个国家的资本家现在由于欧战而得到巨大的利润。他们也鼓动战争。他们说,美国也应当准备参战,应当向人民榨取几亿美元来进行新的军备、无穷无尽的军备,美国的一部分社会主义者也响应这种骗人的、罪恶的号召。但是我要把美国社会主义者的最有声望的领袖,美国社会党的共和国总统候选人尤金·德布兹同志写的一段话念给你们听一听。

  在1915年9月11日的美国《呼吁理智报》上,他说道:“我不是资本家的士兵,而是无产阶级的革命者,我不是财阀的正规军的士兵,而是人民的非正规军的战士。我坚决拒绝为资本家阶级的利益作战。我反对任何战争,但是有一种战争我是衷心拥护的,那就是为了社会革命而进行的世界战争。如果统治阶级迫不及待地需要战争,那么我决心参加这种战争。”

  美国工人热爱的领袖,美国的倍倍尔——尤金·德布兹同志就是这样向美国工人们讲的。

  同志们,这又向我们表明,世界各国的工人阶级真正在集聚力量。人民在战争中所受的灾难和痛苦是难以设想的,但是我们不应当,也没有任何理由对将来悲观失望。

  在战争中阵亡的和由于战争而丧生的几百万人并不是白白地牺牲的。千百万人在忍饥挨饿,千百万人在战壕中牺牲性命,他们不但在受苦受难,而且也在聚集力量,思索大战的真正原因,锻炼自己的意志,他们对革命有了愈来愈清楚的认识。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里,群众的不满愈来愈增长,风潮、罢工、和抗议战争的运动愈来愈激烈。对于我们这就是保证,保证反对资本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一定会在欧战以后到来。